冠希

咸鱼,爱讲骚话

诚楼
阿诚脸上带着虔诚陶醉的表情脱掉明楼的制服外套,用自己修长的手指一颗一颗地解开了衬衫的扣子。
阿诚知道明楼不喜欢这一身代表血腥与压迫的制服,所以他把脱明楼的衣服这件事做得理直气壮。
衬衫下面是明楼久不见光的躯体,进入新政府以后,渐渐增长的体重很好地遮盖了明楼任务中磨练出的刚健的体魄,哪里有人能够想象养尊处优的明长官裹挟着杀气与威仪的样子呢。
阿诚专注地凝视他的长官、大哥、挚爱,心里充斥着自豪与爱慕,以及不会诉诸语言的渴望。今夜难得可以放纵自己,阿诚不想浪费时间。
把一只手覆盖在明楼的心口,静静感受掌心有力的跃动,竟是有了一种掌握他生命的错觉。不过阿诚不会妄图掌握明楼,保护他才是阿诚渴望的事。
突然,被手掌压住的凸起引起了阿诚的兴趣。他捏住这粉嫩的一点,揉捏几下。又试探着舔了舔另一个,似乎尝到了甜味。索性就整个含进嘴里,用舌头扫过,又忽轻忽重地啃咬起来。
明楼的胸部比常人丰满许多,阿诚不满足于蹂躏那一点,居然抓住整个乳房放肆挤压,一点也看不出方才谨慎的样子。
口水渐渐沾满明楼的心口,阿诚心中的欲火不断升腾。他让明楼保持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自己搬了椅子坐到对面,解开裤子,光明正大地对着明楼自渎。他的眼神在明楼身上流连,尤其是刚刚被他玩弄的部分,心里惦记着时间,尽快替自己解决了。
收拾好擦拭的纸,整理好衣服,阿诚不舍地替明楼也打理好。出去弄来一杯热牛奶,走到床边:大哥,该醒醒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