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希

咸鱼,爱讲骚话

不会寄出的信(一)

cp:楼石 大概清水

谢谢 @nanoshikitty 太太和  @叶溟 小可爱的鼓励,么么哒。

明楼吾兄:

见字如晤。

许久未见,也不知你是否安好。而今山河沦亡,即使你安然无恙,大抵也是要忧心如焚的。

此时此刻,我有许多话想同你说。昔日你我相处,我总是看不惯你的诸般谋算,心中十分不耐,每每出言讽刺。

幸而吾兄宽宏,依旧耐心教导,又怎料想,正是旧时鄙弃之事,使我留有和日本人纠缠的余地。

现在想起当年荒唐,脸上犹有热度。兄长智谋,令人叹服。

当年先父离世,愚弟脱下戎装,继承家中产业。虽有不舍,却未遗憾。时至今日,弟虽然跻身商旅多年,心中热血尚存。

敌寇入侵之时,弟决意倾尽家财武装守军,誓与承德共存亡。怎奈常绿林懦弱、枉为人子,竟一枪不发,弃城逃跑!

偌大城市、无数民众,皆被弃于敌手。弟心中忧愤难平,奈何无计可施,五内如焚。

倘若吾兄在时,必不致如此。

破城之日日军竟围困荣公馆,以承德商会的各位同仁并荣家上下胁迫于我,要我做那等背信弃义的小人。实在是异想天开,荒唐可笑!

投敌背国之耻,弟为堂堂八尺男儿,哪堪忍受?大是大非面前,弟等生命何足道哉?纵然日军势大,又何妨背水一战!

弟死不足惜,亦不畏死。怎奈承德城中尚有生民无数,让人如何不挂怀?

日本人的怀柔虽有阴谋,未尝没有周旋的余地,见机行事或能周全百姓生计。

荣家世代在此安身立命,弟定当竭力维护,担这一城安危。

竹木纯一此人老谋深算、行事难料,实为心腹之患。须得用心筹划,方能不留破绽。

愚弟虽生于商人之家,然幼承庭训,于大义上必不会有所疏失,令吾兄失望。

离别日久,相思之情日盛。兄长音容犹在眼前,弟一日未敢忘怀。

不知吾兄系念愚弟否?若得垂怜,弟当欣喜若狂。

尚有俗务在身,暂且搁笔,只盼异日再叙。

弟:荣石

拜上

 

 

评论(1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