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希

咸鱼,爱讲骚话

方荣abo


灵感来源于小伙伴的P图 @棉棉 么么哒。

以及耿耿 @不忘初耿 的殊方同致太棒了,就算我两逆了也要好好玩耍。

 

(一)因由

方孟韦最近被调了职,从北平警察局副局长变成了承德的警察局局长。明升暗降的小把戏一眼就可以看穿:承德远离中央,旧俗不受政府弹压,自然比不了北平的富庶稳定。

实打实的一个苦差事,以方家的势力,方孟韦无论如何不会被分派到这样的职务。尽管方孟韦并非娇生惯养,也是军校里摔打出来的,从来不怕吃苦。但是作为方家的二少爷,他天生享有很多特权。就算是立场和政见不同,很多事情一般不会被做得这么明显,除非对方确定方家没有报复的机会。

这是一个隐秘但明确信号,方家原本就是某些大人物的眼中的肥肉,而今他们按耐不住,打算直接动手掠夺了。方孟韦的调离只是他们计划第一步,但是如果不顺从的话,迎面而来的就会是狂风暴雨而非循序渐进的蚕食。

为了保全方家,也为了保护自己。方孟韦毫无选择,只能走上他一个人的战场。去与风车搏斗,做别人眼中荒唐的吉柯德先生。

北地民风彪悍,各种大大小小势力盘根错节,外来者原就极难站稳脚跟。何况黑白交错的地方,各色势力天生就对待隶属政府的军警抱有敌意。方孟韦面对的会是加倍的磨难。

就算老练精干如方步亭恐怕也没办法迅速插手承德事务,区区一个年轻人,既没有强大的后援又缺乏和老狐狸们周旋的经验,想要维护政府的威权、保证热河的稳定,谈何容易。

一年半载之后,倘若方孟韦毫无成果,办事不利的罪名轻易就可以扣下来。最起码一个处分是跑不了的。

更为可怕的是:在这样完全陌生的地方,就算方孟韦被暗杀了,只要把责任推到流寇土匪身上,方家根本无处查证,更遑论为他报仇了。

敌人的计策实在是不可谓不狠辣。

为此,在方孟韦临行前,大把大把的资料就被送到了他的面前。方步亭和谢培东一起帮助他分析承德的形势,想要找出夹缝中的一条生路。其他的时间里,所有人也不能干扰他的思考。就连总爱同他呛声的表妹木兰,都被姑爹严令不许闹他。一向对待木兰宠溺有加的方步亭,也罕有地默许了姑爹的专断。

自小严厉的父亲少有的温情令方孟韦倍感温暖,全家人的体贴照顾他都记在心里。前所未有的困境当头,他依然斗志昂扬。为了最重视的亲人们,哪怕面前是刀山火海,他也要闯出一片坦途来。

从无数的资料与分析里,一个人跃入了方孟韦的眼帘。他或许就是这次危局的关键。

荣石,热河赫赫有名的大亨,据说早年曾经从军,父亲亡故后继承了家业。短短几年的时间就让荣家的势力更上一层楼。

他在黑白两道都有深厚的背景,手段通天,财可通神。在承德,得罪谁都不能得罪荣石。

对于困境中的方孟韦来说,得到荣石的肯定意味着得到安身立命的筹码。他可以不用面对本地势力的无尽刁难而疲于奔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对于荣石来说,一味与政府对抗也不利于承德的发展。荣石未尝没有通过合作,打开南方生意局面的野望。凭借共同的军旅出身还有方家的背景方孟韦和荣石兴许能达成一些共识,倒不失为一个好的突破口。

就算是beta,能有如此成就都足以当做是荣耀。作为一个Omega,荣石的经历可谓是传奇。就算真的毫无建树,能结识荣石这样传奇人物,也是不错的收获了。

评论(3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