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希

咸鱼,爱讲骚话

(棉棉生贺)齐勇X龙思良

一个饱经曲折的生贺

 @棉棉 宝贝儿,么么哒

希望这次不会再出问题啦

 

面对明显身量不足,看起来年纪很小的看守,龙思良感到逃跑的机会来了。设计了一个简陋的计划,足够对付没长开的小崽子。他没有一点负担地下重手,成功逃离了gmd的监狱。
勉强压住心里的喜悦,龙思良开始考虑接下来的计划:被关押了好几天了,连日来不间断的刑讯令身上的衣服沾满血迹,变得破破烂烂,体力也严重地下降。当务之急是要找个地方弄点吃的,换套衣服,顺便休息一下。
回想起这几天遭受的折磨,龙思良忍不住从齿间逼出一句日语“混蛋”随后勉强撑起疲惫的身子,试图找到有人的方向。
但是他没有注意到林子里隐约闪过的暗影。一场注定了结果的狩猎开始了。
“齐勇大哥,你自己在这林子里住吗?”
“对啊,我是猎户嘛,自己住在山上方便讨生活。”齐勇爽朗地大笑,手里还提着花狐狸和几只野兔。
在天黑之前,龙思良总算找到一个活人,难得愿意带他走出那片该死的让人迷路的林子,并且轻易地相信了他漏洞百出的托词。
龙思良打量着身边看起来非常憨直的精壮汉子,心中发狠“不论你是真蠢还是假蠢,等我回去一定不会放过你。”
一边想一边竭力挤出无邪的表情,关心地问候齐勇“一个人应该很辛苦吧”
“没事,早都习惯了。倒是你一向有人照顾,现在独身一人不说,条件又艰苦,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
齐勇大大咧咧地拍了拍龙思良的肩膀,惹得他呲牙咧嘴地抽气,又因为害怕对方看出破绽不敢表现的过于明显。
齐勇带着龙思良走到了一间小木屋,虽然老旧了些,却收拾的十分整洁。还有没处理完的兽皮挂在附近晾晒、一些工具整齐地倚在墙上,确实是猎户常住的地方。
晚饭过后,齐勇替龙思良烧了热水,要他擦洗一下,好处理身上的伤。龙思良坚决地拒绝了齐勇想要帮忙的提议,强忍着疼痛奋力搓洗着身上屈辱的痕迹,心里翻涌着种种报复的念头,一时间姣好的面容扭曲着,别有一分暗昧的诱惑。

下文请戳:http://weibo.com/p/1001603959077322493468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