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希

咸鱼,爱讲骚话

一郎的生日

私设:为了对付明楼,一郎被日本人找到,带回了上海。但是阴谋败露,策划隐谋的人被解决了。一郎被组织解救,经查证确属无辜,为了避免一郎被日本人再次利用,索性放在上海就近既保护又监视,就以被明诚包养的戏子的身份留在上海,深居简出。

一郎虽然不愿意帮助日本人害人,也不想帮助别人对付自己的同胞。明楼冒险独自和一郎见了面,说服了一郎。

阿诚不爱明楼,但是为了信仰和救国,明楼比阿诚的命更重要。

都说黑暗中行走的人热爱光明,吸引阿诚的正是一郎的善良柔软。一时的善良或许容易,但是一郎为了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明楼也愿意如此付出,又能始终如一引起了阿诚的关注。

一郎被明楼打动,崇敬明楼和阿诚,所以努力关心常常出现的阿诚。天长日久,感情渐渐滋生。

以下部分为正文(希望能够一发完)

一郎来到上海已经一年了,他住在明诚安排的小别墅里,只有一对姓祝的老夫妻照料,阿姨做饭和收拾屋子,祝老爹打扫院子。

因为同明楼长相相似的原因,他尽力避免外出。就算有什么需要的东西也会尽量拜托明诚带来。这一年来,他也只在傍晚时,裹得严严实实的出过门两三次而已。

他生性温柔,不喜欢吵闹。但这是上海,一座当时中国最繁华的城市,有谁会不好奇呢?

这一天是一郎的生日,虽然渴望明诚的陪伴,他却没有对明诚提起:明楼和明诚都是为了自己的国家在刀尖上行走的人,他觉得自己不能也应该给他们额外添麻烦。

一郎一个是温柔到宁可委屈自己的人,他从来不会像明诚抱怨什么,更不会提出令人为难的要求。尽管这个要求或许不算什么。

傍晚的时候一郎早早地让老夫妻去休息了,自己亲手做了两碗面摆到了桌子上。一郎打开一本书放在自己面前,打算先坐一会儿。可是他的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向了窗外,心思也逐渐飘远了。

星斗东升、暮色深深,等到面都凉透了,一郎对自己说了一句“生日快乐”然后默默地开始吃面,吃着吃着,眼泪不由自主地落到了碗里。

http://weibo.com/p/1001603959928304863737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