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希

咸鱼,爱讲骚话

军装小巷

军装是一种神奇的东西,一个普通男人都可以因为穿上军装而变得挺拔,更何况是杜见峰这样英俊的男人。
一身笔挺的少将制服衬得修长的男人英武不凡,有如天神一般。但是方孟韦只觉得烦闷。
他见识过杜见峰粗鲁的举止,兵痞一般的做派,却还是会被这人脱俗的皮相吸引。
根本不是他一贯的作风好不好,方孟韦心中抱怨。眼神倒是一如既往地飘向狂躁的旅长,把对方的每一个小动作收进眼底,也不觉得欢迎仪式费时麻烦且无聊了。
自己人模狗样的男人真的好诱人啊,方孟韦开始在心里计划仪式结束后如何安抚他的情绪。
和方孟韦的自得其乐不同,杜见峰好像坐在火炉上:这个欢迎仪式令人满心厌恶,难得板正的制服让他不自在,无所事事的人群也憋闷着……离开战场处处不顺的杜见峰愤怒值达到了巅峰。
好不容易熬到仪式结束,甚至来不及和可怜的参谋长打声招呼,杜见峰裹挟着一腔怒气大步离开。
方孟韦早有预感,迅速地安排好份内的工作,果然被从背后伸出的手揪住了。他也不反抗,配合着对方走向隐蔽无人的小巷。
“到地方没,旅长?我的衣服要破了,总不能让我衣衫不整地出去吧?那样明天报纸上的乐子可就大了啊。”
杜见峰甩开格外聒噪的小局长,转身点起一支烟,暴躁地塞进嘴里。他一时间竟有点迷茫,这所谓的国家,所谓的军队,存在着又有什么意思吗?
修长的手指沿着军装的下摆探进去,被紧缚的腰带卡住,方孟韦毫不掩饰地嘟囔:“怎么今天系得这么紧”还在试图骚扰难得思考起未来的少将。
“嘿,我说你小子,找揍是吧?”杜见峰比量着握紧了拳头,在文弱的警察眼前晃动。
“怎么着,旅座这是想要袭警了?”把眼前的威胁视若无睹,方孟韦的手指继续卖力地在杜见峰尤其敏感的腰侧流连。
“别以为我真的打不过你,从前那是我不在乎输赢,但今天我可不会再让着你。更何况,难道你不想要?”
被从背后环住的腰,别在双腿间的长腿,还有方孟韦近在耳畔的吐息,让心中的火焰旺盛起来。
杜见峰一记肘击,逼方孟韦连连后退,撞在墙上,又飞快地转身,摆出稳固的姿势。
方孟韦用力按住身后的墙壁,借势踢腿,正好撞在早有默契的另一条腿上。
尽管只是一触即分,但两人都明白对方不打算留手,今天是一定会动真格的。平时努力克制着的过招哪算是比斗?
尽管今天这时间地点都不太合适,兴之所至,容不得有谁退缩。
两人屏退心中所有的杂念,只剩求胜的想法。
杜见峰是杂家,战场上练出来的保命功夫,找找式式冲着要害,杀机凛然;方孟韦是三青团出身,就更加有章法,警察嘛,以制敌为要务。
20分钟过去了,杜见峰的眼神明亮动人,如同得到新玩具的淘小子,不见半分欢迎仪式上的暴戾阴霾。计划成功!方孟韦得到信号,装模作样露个破绽,引得杜见峰出拳,趁机别住他的小臂,飞快地在掌根舔了一口,匆匆忙忙还弄湿了衬衣领口。
http://m.weibo.cn/5885337018/4004474538360947?sourceType=sms&from=1067295010&wm=9848_0009

评论(7)

热度(36)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冠希 转载了此文字